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孔德选的博客

孔德选的博客

 
 
 

日志

 
 

被囚禁于黑土地的亡国之君  

2009-12-02 15:1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东平原,白山黑水,这片历史上被中原人称为“化外之邦”的大地上,曾经关押过三位亡国之君。既可听到辽朝末代皇帝天祚帝死前的最后一声叹息,也可看到失去北宋江

山的徽、钦二帝躬耕垄亩的身影。

公元1114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在来流水南岸(今拉林河南岸、吉林省松原市徐家店乡石碑崴子)举行反辽誓师大会,拉开了灭辽的序幕。至公元1117年,辽天祚帝除了一次御驾亲征外,所做的唯一事情就是逃跑,逃跑,再逃跑,没有做过一次像样的抵抗。当金军已经占领辽朝的半壁江山,向辽西大举进攻时,天祚帝还是打算如何逃跑。他令侍从为他准备珍宝500多包,骏马2500余匹,说:“假如女真军真的来了,我有这些日行三五百里的马,又与宋朝结为兄弟,与西夏也有甥舅关系,还可以快快活活地过一辈子。”这位只知道享乐的皇帝越跑,跟随他的人越少,逃到西京(今山西大同)时,原来的几十万大军只剩下5000余人,传国玉玺也跑丢了。公元1125年,西北的党项酋长请天祚帝到他那里避难。正在他奔向沙漠的途中,金大将完颜娄室率几万大军杀来。慌乱中的天祚帝连珠冠都来不及戴上,怆惶逃命。天明时分,突降大雪,完颜娄室派轻骑沿雪地上的马蹄印紧追不舍。当天祚帝跑到应州(今山西应县)境内,身边只剩下二十几个侍从。天祚帝似睡非睡时,突然喊声大做,金兵已经杀到眼前。天祚帝被完颜娄室擒获,标志辽朝主体灭亡了。金太宗吴乞买将天祚帝削封为海滨王,送到长白山东囚禁。这个过惯了锦衣玉食生活的皇帝哪里受得了当囚徒的生活,一年后病死,终年54岁。“长白山东”只是个大概的方位,具体是哪里谁也不知道。不过,今吉林省安图县境内的大蒲柴河镇有古墓一座,相传就是天祚帝的墓葬。

天祚帝被俘的经过比较简单,由于他是在逃跑途中被俘的,差不多成了光杆司令,牵扯到的人也不多。北宋的徽、钦二帝就大不相同,他们是在自己的都城被俘的,而且祸及全体皇室成员。就他们的经历来看,也要比天祚帝复杂得多。

在辽的残余势力被消灭以后,金军于公元1125年十月和公元1126年八月,两次攻宋。第一次攻宋,在掠得大量财物和一些土地,并消耗了宋朝的有生力量以后撒军。这次攻宋,金军虽然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但却使北宋的皇帝易人,也更改了年号。有一天宋徽宗看到一个战报,十分惊恐,只说了一句话:“没想到金人会这样背信弃义!”就晕倒在御榻前。经群臣手忙脚乱地抢救以后,宋徽宗才渐渐醒来。他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来纸笔,一步三抖地走到桌旁,写下“传位东宫”四个字,就此把皇位让给太子赵恒,自己做了太上皇。赵恒即位,是为钦宗,改国号为靖康。

公元1126年八月,金太宗下诏第二次南下。于闰十一月攻上宋朝都城汴京(今河南开封)城墙。汴京军民激愤万分,人人拿起武器准备巷战。金兵惧怕巷战,提出议和后可退兵。宋钦宗见状,立刻表示同意,并亲自到金营洽谈。金军怕各地宋军继续抵抗,将钦宗放回,要他安抚各地“无得轻动”,并索要绢1000万匹,银5000万两。十二月,有各路勤王之兵赶到,宋钦宗下诏不要轻举妄动,勤王之师有的撤离,有的被金军打败。

公元1127年正月上旬,金军再次威逼宋钦宗到金营,将其扣押,要求交足索要金银之数方可放回。金军在经过一个多月的讹诈和抢掠后,得到大量的财物,于二月六日将宋钦宗废为庶人。二月七日,金军命宫廷内侍开列了宋朝所有的诸王皇子皇孙及后妃公主名号,令开封府尹按照名单交出所有的人。共搜出皇亲国戚3000余人,押到金营。其中包括已经退位的宋徽宗。四月初一,金军分两路押送徽、钦二帝及后妃、宗室、百官3000余人北返,维持168年的北宋王朝至此灭亡,史称“靖康之变”。

押着宋徽宗的金兵风餐露宿,日夜兼程。食不饱腹,衣不蔽体,可苦了那些皇室子女。走到今河北邢台、赵县一带时,燕王赵俣被活活饿死,以喂马槽子权做棺材,装敛时两只脚还露在外面。徽宗见状掩面而泣:“你葬在此地也算是中原故土,为父却要成为异乡之鬼了!”微宗被逼入金营时,报毒、自刎,两次自杀都没死成,怎能不发出这样的感慨?宋钦宗更是倒霉,从徽宗手里接下一个千疮百孔的烂摊子,除了担惊受怕就是不尽的屈辱。皇帝当了不到二年就国破家亡,还成了阶下之囚。正如史书所说,钦宗是“享国日浅,而受祸至深。”他被押向北方的时候,每过一城一地都要大哭一场。

金军没有杀死徽、钦二帝,而是将他们带回北方,是想把他们做为人质,以便有利于将来讨价还价,达到靠军事手段不能达到的目的。不过,金军还有更重要的打算。

阿骨打是一位素衣帝王,生前既没有建造豪华的宫殿,也不曾为自己修建像样的陵寝。他于公元1123年驾崩后,金人于都城上京(今黑龙江省阿城南)城坦西500米处用人力堆起一个高大的土阜,将阿骨打葬于此处。在土阜之上还修建了一个宁神殿,供奉着阿骨打御容,以利后人四时祭祀。后来,宁神殿渐渐起到了太庙的功能,不但让金国开国功臣们配享在这里,还把犯了错误的高级将领押来,让他们向太祖请罪,轻者杖责,重者杀头。更为重要的是金人把宁神殿做为举行献俘仪式,庆祝胜利的场所。公元1125年被俘的辽朝天祚帝,于同年八月押到上京,向阿骨打御容跪拜。公元1128年八月,宋朝的徽、钦二帝以及后妃大臣也被押到这里,头系帕巾,身着素衣,裸着上身,披着羊皮,手执毡条,在金兵的皮鞕下,跪拜阿骨打御容,称为“牵羊礼”。是啊,把敌国的皇帝生俘,祭拜在太祖面前,这是何等的战果,又是何等的荣耀!此举却令被俘者羞辱难当,生不如死。宋钦宗的正宫娘娘朱皇后不堪受辱,于当晚上吊自杀。

献俘仪式后,徽、钦二帝拜见金太宗吴乞买,吴乞买封徽宗为“昏德公”,封钦宗为“重昏侯”,意思是这父子俩一昏再昏,调侃、讥笑之意非常明显。不久,二帝等900余人被送到韩州(今吉林省梨树县境内),给他们15倾地,自耕自种,自食其力,有些类似今天的劳动改造。这可不是皇帝在每年春天祭祀神农氏的时候,扶着犁耙做个样子,而是实打实地脸朝黄土背朝天,日出而做,日落而息,汗珠子掉地下摔八瓣呀!即便二帝不曾亲自耕耘,眼前韩州的田园风光也怕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吧?在塞外的荒原上,竟然徘徊着一位来自中原的帝王身影,实在让人难以置信;父子两代皇帝同时出现在这里,更是天下奇观!我们有理由相信,二帝以后会怀念这段躬耕垄亩的岁月。韩州的日子虽然清苦,但毕竟可以和青山绿水、蓝天白云为伴,就是在北风凛冽,白雪皑皑的冬天,也能沐浴到温暖的阳光。这样的时光过了二年时间,因韩州距山海关太近,金人担心宋军会派兵将二帝抢回,于1130年七月将他们迁到五国城(今黑龙江省依兰县境内)。这是一个方圆不足三里,仅有数十间房舍的小城。可怜二帝连这样的房子也住不进去,只能穴居于一个枯井里。直到今天,吉林、黑龙江还流传着“坐井观天”的故事,说的就是这件事。所谓枯井类似今天北方存贮蔬菜的菜窖,是生女真人最早的一种居所。

被俘的帝王能像天祚帝和徽钦二帝这样留下性命的并不多见。南唐后主李煜被俘后,也被幽禁。他整天吟诗做赋,似乎就这样了此残生,对新生政权没有多大影响。但是,他还是被宋太宗毒死了。据说是因为他的词《虞美人》,特别是第一段:“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是啊,总是思念故国,难免有复国之嫌疑。其实,李煜既思起故国,自然想起当年“雕栏玉砌”的华美宫室和秀美“朱颜”,故国无恙,可叹物是人非,自己终生也无福消受了,不免油然而生亡国之叹感慨之悲。仔细分析李煜所思所念,尽是当年避居江南割据一方之时的奢靡享乐,他所惆怅的并不是国破家亡,而是无法再享纸醉金迷的荣华。一个亡国之君感悟的不是失国之痛却是这些东西,还能指望他有什么大出息吗?谁敢说宋太宗不是早有杀心,只是拿诗词说事呢?如果说李煜是因写诗做赋丢了性命,徽钦二帝同样也写诗,诗中同样也有怀念故国的内容:“天遥地远,万水千山,知他故宫何处。怎不思量,除梦有时曾去。”金人并没有因为这样的诗句而恼火。相反,二帝身上的文化艺术底蕴反倒成为金人创造价值的机会,不失时机地攫取。宋徽宗独创的书法“瘦金体”很有名气,金人每逢丧祭节令总要赐给二帝一些酒食财物,赐后让他们写谢表。金人把这些谢表装订成册,到宋金边境市场上去卖。一直卖了几十年,收益颇丰。

宋徽宗在囚井中坐了4年,于公元1135年结束了人生,终年54岁;宋钦宗被囚22年,于1156年去世,时年56岁。宋钦宗去世后,南宋使者赵雄前往祭奠,秉皇帝旨意,没有要求钦宗灵柩南迁。金朝下令将其以一品官员规格葬于金境内巩原,也算是对南宋有一个比较体面的交代。

阵风掠过黑土地,卷起片片枯叶,几声叹息也随风而去……

 

           于2009年12月2日

 

 

 

  评论这张
 
阅读(5582)|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