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孔德选的博客

孔德选的博客

 
 
 

日志

 
 

压垮明朝的最初那根稻草  

2009-10-27 15:5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上一个朝代垮掉之时,人们总会想到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却很少有人注意到压垮它的最初那根稻草早在建立朝代之初就存在了。例如,明朝的覆亡有很多原因,其民族政策的失误即是重要原因之一。

明廷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政策是“分其枝,离其势,互令增长仇杀,以贻中国之安。”(《神庙留中奏疏汇要》卷一《兵部类》)可见,实行民族分裂和民族歧视,是明朝统治者对少数民族的传统政策。明初,朝廷实力强盛,在高压面前,少数民族的不满和反抗之声十分微弱。然而,进入嘉靖朝之后,当初充满活力的泱泱大国已经是日薄西山,风光不再,其民族政策种下的恶果也日渐显露,威胁到朝廷的生存。本来,自明初就存在的倭患日甚一日,千里海滨同时告警,使朝廷疲于应付;北面蒙古贵族也对朝廷不满,骚扰不断,因朝廷闭市引发的矛盾愈演愈烈。“嘉靖之季,骚扰益甚。”史书载:“宣、大、山西有俺答诸部,陕西有吉能诸部,蓟、辽有土蛮黄台吉支党。”(《明神宗实录第九卷》)其中俺答部成为嘉靖朝的肘腋之患。多次要求互市无果之后,在十几年的时间里,蒙古贵族骑兵多次犯边抢掠。由于明军不堪一击,蒙古骑兵更加胆大妄为,屡犯京畿,京师五次戒严。嘉靖二十九年(公元1550年)发生的庚戌之变,让嘉靖帝差点成了俺答的俘虏。当时,俺答长驱直入,将北京团团包围,派人送来逼降书。北京城内虽有五万明军,但大多是老弱病残,没有一点儿战斗力。内阁首辅严嵩主张立刻投降,以保全皇帝性命,朝中上下无一人反对。幸亏内阁次辅徐阶看出俺答不过是一个贪图眼前利益的鼠目寸光之辈,并没有坐镇北京,入主中原的想法,便想出一个缓兵之计。徐阶告诉俺答的使者,你们的劝降书是用中文书写的,不符合外交惯例,会惹人耻笑,请你们用蒙文重新书写之后再谈投降事宜。俺答果然中计,纵兵大肆抢掠后退去。

徐阶以过人的智慧帮助嘉靖帝度过一劫,也挽救了明朝的危亡,但是,真正的危机却是暗流涌动,大厦将倾。十六世纪末叶至十七世纪上半叶,少数民族由荒蛮走向文明、由分裂走向统一已经是势不可挡的历史潮流,如果此时明廷能够意识到自身民族政策的失误,对其进行必要的反思和调整,或可缓和日益尖锐的矛盾。但明朝统治者却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最好的例证就是明长城在嘉靖至万历朝之间修的最为牢固。

“南倭”与“北虏”之患搞得大明朝廷兵民疲弊,为一个英雄的崛起创造了客观条件。公元1559年(嘉靖三十八年),一个新生命降生于建州女真费阿拉城的没落奴隶主家庭。如同满山遍野的花花草草,这个生命的降临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谁也不会想到,几十年后,他竟然会成为明朝的掘墓人之一。这就是后来统一东北女真的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的家庭,原是女真奴隶主中一个显赫家族,到他出生的时候,已经家道中落。其中的原因,自然也和明廷的民族分裂政策息息相关。努尔哈赤的祖上乃是建州左卫指挥使世家,与朝廷的关系几分几合,几盛几衰。至嘉靖年间,女真部族间的战争愈演愈烈,“各部蜂起,皆称王争长,互相战杀。甚且骨肉相残,强凌弱,众暴寡。”(《满洲实录》)努尔哈赤的祖父和父亲就是在这样的争战中,被明辽东总兵李成梁误杀。努尔哈赤惊闻父祖被害,诘问明朝边吏:“我祖、父何故被害?汝等乃我不共戴天之仇也!汝何辞?”明廷遣使谢过,归还其祖、父遗体,并封他为指挥使。但明廷仍然执行“分其枝,离其势”的民族政策,一方面对努尔哈赤进行抚慰,另一方面又帮助致使努尔哈赤祖、父被杀的尼堪外兰筑城,扶植他做建州之主。努尔哈赤对明廷不满,又无力抗争,只好向明廷讨要尼堪外兰报仇,却遭到拒绝。做为明朝民族政策的直接受害者,在努尔哈赤心中已经深深地种下了仇恨的种子。他靠祖、父遗留的十三副铠甲,于公元1583年(万历十一年)含恨起兵,率兵百人向尼堪外兰的驻地图伦城发动进攻,首战获胜。从此,一战成名的努尔哈赤,采取“顺者以德服,逆者以兵临”的策略,揭开了统一建州女真各部战争的序幕。经过三十六年的征抚,到公元1619年(万历四十七年 天命四年)叶赫之役,终于统一了东北境内的建州女真、海西女真和野人女真。女真各部的统一,结束了长期以来女真内部彼此杀伐、骨肉相残的局面,促进了女真各部的经济交往和生产发展,文化发展,是对明朝民族政策的最大打击,也为清朝的建立奠定了基业。

努尔哈赤的胜利固然是他顺应了历史潮流,但是不可否认,努尔哈赤不仅智勇超群,在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而且他还具备过人的政治头脑和深邃的政治眼光。面对明朝的高压政策,他在夹缝中求生存,既不像那些一味纵兵犯边的部族首领,最终被朝廷剿灭;也不像一些只知依赖朝廷的贝勒,闹得个被朝廷唾弃的下场。而是采用韬光隐晦之策,一方面深藏仇恨,向明朝称臣纳贡,互市通好;一方面一点一滴地壮大自己,稳步地完成统一大业。努尔哈的两面政策果然见效,公元1595年(万历二十三年),蓟辽督臣蹇达上疏朝廷:“奴儿哈赤忠顺好学,看边效力,于二十三年加升龙虎将军。”此等殊荣,朝廷只授予过前海西女真哈达贝勒王台。对待少数民族一直持强硬态度的辽东总兵李成梁,把打击的矛头对准了海西女真的叶赫部和哈达部。他设市圈计,一次就杀害海西女真叶赫部两位贝勒及一千五百余部下。哈达部也在明军的重创中,丢城失地,损兵折将,还被革除了世袭龙虎将军的资格。这两个本来可以牵制、抗衡建州女真的主要力量蒙受空前的灾难,元气大伤。而建州部却在近三十年的时间里,没有受到朝廷一次征剿,羽翼日渐丰满。直到努尔哈赤建元称汗的头一年,即公元1615年(万历四十三年),蓟辽督抚还奏称努尔哈赤“惟命是从”。不过,明朝官员中的有识之士已经看出努尔哈赤野心勃勃,多次上疏朝廷。例如,辽东巡抚顾养谦奏言:“奴儿哈赤者,建州黠酋也,骁骑己盈数千。”大学士朱赓:“建酋桀骜非常,旁近诸夷,多被吞并,恃强不贡。”兵部尚书李化龙:“今为患最大,独在建奴。”“中国无事必不轻动,一旦有事为祸首者,必此人也!”但朝廷已无力回天,眼睁睁地看着卧榻之侧建立起一个新的政权。在决定双方前途的萨尔浒一役中,努尔哈赤沉着冷静,以少击多,以弱胜强,大败明朝号称四十七万的征讨大军,使这一战成为明朝兴衰史上的转折点。明朝由进攻转为防御,后金由防御转为进攻。后来乾隆帝认为,此战“王基开,帝业定。”

由于建州女真比邻抚顺,接近汉族聚居地区,不仅便于和汉族互市通商,输入铁制农具、耕牛和先进的生产技术,也使得他们对汉族文化有了更为深入的了解。努尔哈赤从自身的经历中体会到,不仅汉族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有利于他的统一大业,而且,汉族庞大人口基础也会对他有很大的帮助。他不仅自己认真学习汉文化,在对待和使用汉人知识分子方面也显示了博大的胸怀。他的重要谋士,无论是前期的龚正陆,还是后期的范文程,都为他的霸业做出了巨大的智力贡献。以招降汉人为主组成的汉军八旗与女真八旗、蒙古八旗成鼎足之势,他们立下的辉煌战功,更是有目共睹。建立后金政权以后,努尔哈赤的继任者更加认识到,一个地处一隅的少数民族政权,想在汉人聚居的中心地区建立政权,没有汉人的理解和支持是不可能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清初的皇帝可谓煞费苦心。康熙亲率百官拜谒明太祖朱元璋的陵寝,明朝的藩王后代,凡是经查确实是明朝皇帝的子孙,格外加恩优待,封为侯爵。康熙还亲临曲阜,朝觐孔子神位,行三拜九叩之礼,表示尊崇儒教的态度。雍正为了驳斥“华夷之分大于君臣之伦”的说法,下令释放相关犯人,让他们戴罪立功,到各地现身说法,清除流毒。还精心编撰《大义觉迷录》一书刊行全国,成为举世罕见的一部皇帝亲自撰写的御制国书……总之,与明朝相反,清朝的统治者采取了以少数人团结多数人的民族政策,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和帮助,不但在汉人居住的中心地区建立了政权,还站稳了脚跟,创下大清朝二多年的基业。

以军事组织卫、所的形式令少数民族自治,是明朝统治者的初衷。朝廷理应把各少数民族当成是中华大家庭中的一员,情同手足,是共建和谐社会不可或缺的力量;相反,朝廷却持沙文主义态度,把少数民族看做未开化的“蛮夷”,轻蔑鄙薄,处处歧视,时时防范,甚至当成敌对的一方,使得他们与中央政府离心离德,最后酿成祸患。

最初的那根稻草看似无足轻重,后来却成为套在自己脖子上的绞索,岂不发人深省?

 

                                  于2009年重阳节

  评论这张
 
阅读(4475)|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