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孔德选的博客

孔德选的博客

 
 
 

日志

 
 

明末女真平衡政局的筹码--联姻  

2011-01-01 09:2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婚姻的本质是性和经济的结合,那么普通百姓婚姻所讲究的门当户对,主要考虑的是经济因素。然而,当婚姻上升到政治层面时,经济因素已经不是考量的标准,因为此时的婚姻已经变成平衡政局的筹码,联姻的双方各打各的算盘,并没有与对方结成永久同盟之意,所谓联姻也就成为一种政治权术。

这一点在明末女真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明末万历年间,社会矛盾空前激化,政治腐败,边备废弛,大明王朝已经不可挽回地走向衰败。明朝建州左卫指挥使、建州女真首领努尔哈赤充分利用这一时机,采取一系列行之有效的策略,加快了统一女真的步伐,至公元1593年(万历二十一年),仅用十年时间,即将群起称雄的“各部环满洲而居者,皆为削平”,使整个建州女真归于一统。这个过程当然不是一蹴而就的,其间充满了杀伐攻略的血腥与残酷。但是,“剿抚并用”的策略也使这个过程不乏怀柔和安抚。

联姻即是经常使用的办法之一。

统一建州女真之后,努尔哈赤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海西女真。海西女真因居住在海西江(松花江)流域而得名,包括叶赫、哈达、乌拉、辉发四部,又称扈伦四部。其分布甚广,东邻建州女真,西接漠南蒙古,南到开原,北至松花江一带。努尔哈赤要完成霸业,这是必须踰越的障碍。眼看着努尔哈赤日渐崛起,与之相邻的海西女真扈伦四部寝食难安,哈达贝勒扈尔干和叶赫贝勒纳林布禄先后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努尔哈赤为妻,企图用姻盟牵制努尔哈赤。俗话说“是亲三分向”,但姻亲关系并没有使努尔哈赤停止统一女真的步伐,反而越来越强大,这更让扈伦四部更加眼红并担心。以叶赫贝勒纳林布禄为首,向努尔哈赤提出领土要求,遭到拒绝后,叶赫贝勒又联合九部联军数万人对努尔哈赤发动军事打击。努尔哈赤沉着冷静,以少胜多,在古勒山大败九部联军。

扈伦四部之间以及四部和建州之间,出于各自的需要,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互有联姻,形成极为复杂的关系。哈达部位于扈伦四部最南端,明朝称“南关”,贝勒王台忠顺朝廷,向北控制叶赫部,向南则制衡建州。万历初年,在朝廷的支持下,势力非常强大。王台先将女儿嫁于努尔哈赤伯祖索长阿之子吴泰为妻,又纳叶赫贝勒清佳努之妹温姐为妾。与左右邻部联姻,更加巩固了哈达部的地位。因保塞有功,明廷曾授予王台“龙虎将军”的殊荣,可见王台运用婚姻这一筹码的成功。后因王台想依靠明朝统一女真各部,没有得到朝廷的支持,抑郁而死。此后的哈达部四分五裂,终被努尔哈赤所灭。哈达被灭之后,夹在建州与叶赫之间的辉发左右摇摆,以求自保,结果是两面都不讨好。辉发贝勒王机砮死后,其孙拜音达里杀了他的七个叔父,自立为贝勒,引起内乱。他先是求努尔哈赤出兵相助,但又不想与建州结盟,轻信了叶赫贝勒的话。发觉上当后,转又投靠努尔哈赤,请求努尔哈赤把已经许给常书的女儿改嫁给他。努尔哈赤为了争取辉发,孤立叶赫,便解除原来的婚约,把女儿改许给拜音达里。岂料拜音达里怕与建州联姻得罪叶赫,又背约不娶,这成为辉发部灭亡的导火索,努尔哈赤以此为借口将其灭掉。这是拜音达里在联姻方面首鼠两端,自取灭亡。在扈伦四部中,乌拉离建州最远,但恰恰是这个同建州联系和矛盾较少的部落,却成为努尔哈赤联姻的重点,与乌拉贝勒布占泰先后五次联姻:努尔哈赤之女穆库、努尔哈赤弟舒尔哈齐之女额实泰和娥恩哲给布占泰为妻;布占泰送其兄之女阿巴亥给努尔哈赤为妻;又送其妹乎奈与舒尔哈齐为妻,联姻范围之多之广超过其他任何一个部落。这与努尔哈赤的战略构想有很大的关系。古勒山之战以前,努尔哈赤忙于建州内部的统一,无暇顾及乌拉。古勒山之战以后,努尔哈赤用兵海西,但建州北面是乌拉,西面是叶赫,为了不使自己腹背受敌,就极力笼络乌拉。原乌拉贝勒满泰之弟布占泰在古勒山之战中被俘,努尔哈赤不但没有杀他,反而将其恩养,三年后送回乌拉。正值乌拉贝勒满泰初死,其叔兴尼牙欲谋杀布占泰而夺其位,布占泰在建州的支持下击败兴尼牙,继兄为乌拉贝勒。布占泰虽然感谢努尔哈赤不杀之恩,但并不服输,更不想屈从于人,总想东山再起,形成乌拉、建州、叶赫鼎立之势。经过两次大战,乌拉根本不是努尔哈赤的对手,实力大损。布占泰还不知天高地厚,竟然“以骲箭射太祖侄女恩哲格格”。后来努尔哈赤征伐乌拉部时,斥责布占泰时曾说过这样的话:“听到你用骲箭射我女儿的消息,十分愤恨,才领兵前来。”公元1613年(万历四十一年),努尔哈赤再征乌拉时的借口中,亦有“幽禁努尔哈赤与舒尔哈齐之女、强娶努尔哈赤所聘叶赫贝勒布斋之女”等理由,乌拉终被努尔哈赤所灭。至此,扈伦四部中仅存叶赫。叶赫地近北,向明朝晋取道镇北关,所以又叫北关。它东邻辉发,南接哈达,西界蒙古,北与乌拉相近。古勒山大战之后,布扬古、金台石分别继为叶赫贝勒。叶赫一方面南靠明朝,西联蒙古,北结乌拉,以同建州抗衡;另一方面又与建州结姻、歃盟,以争取时间,伺机再起。公元1597年(万历二十五年),叶赫遣使至建州说:“吾等不道,兵败名辱,自今以后,愿复缔前好,重以婚媾。”布扬古愿以其妹给努尔哈赤为妻,金台石愿以其女给努尔哈赤之次子代善为妻。努尔哈赤允诺。乌拉被灭后布占泰逃往叶赫,努尔哈赤多次派出使臣前往叶赫部,面见金台石,索要布占泰。可是,金台石并不买努尔哈赤的账,并让使臣转告努尔哈赤,要想索要布占泰,除非以兵来取,否则休想办到。公元1618年(万历四十六年),布占泰客死叶赫部。努尔哈赤发兵征剿叶赫,理由是“以叶赫背盟,女已字悔不遣;又匿布占泰……”虽然叶赫有明朝的支持和帮助,但仍不能抵挡建州兵锋,公元1619年(万历四十七年)叶赫被建州所灭,明朝失去北关。海西女真也全部成为努尔哈赤的囊中之物。

努尔哈赤共有十六个妻子,其中贝勒之女多达六人:高皇后叶赫那拉氏,名孟古,为叶赫贝勒杨吉努之女,是皇太极的生母;大妃乌拉那拉氏,名阿巴亥,乌拉贝勒满泰之女;寿康太妃博尔济锦氏,蒙古科尔沁贝勒孔果尔之女;侧妃叶赫那拉氏,为高皇后之妹;侧妃博尔济锦氏,蒙古科尔沁贝勒明安女;侧妃哈达那拉氏,哈达贝勒扈尔干之女。这么多贝勒之女嫁给努尔哈赤,自然是联姻的结果。我们从中也可以看出,联姻也是要靠实力说话的。你实力越强,主动与你联姻的就越多。

女真族和其他许多少数民族一样,非常讲究生殖崇拜。他们不仅虔诚地供奉生殖女神佛都妈妈,而且有崇柳的习俗。柳树择水而生,有极强的生命力。崇柳意喻希望家族人丁兴旺,福祚绵绵。所以每户人家添丁增口的时候,都会把子孙绳挂在柳树上,若是男孩就在子孙绳上拴上弓箭,若是女孩就拴上红布条。然而,在生产力低下,物质极度匮乏的情况下,人口繁衍并非像期望的那样兴旺。不要说因为战乱、灾荒、瘟疫、饥饿……等原因使原本就不多的人口不断夭亡,做为生殖资源的女性,更是像稀缺物资一样,成为掳掠的重点对象。其价值比起金银财宝、粮食牲畜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才使得联姻具有强大的吸引力。一方把女儿或者妹妹主动送给另一方,是希望另一方的家族人丁兴旺,这样的盛情美意很少有人拒绝。即使是心里有仇怨,也要先收下女人再说。这样,就可以用女人换来一段暂时的和平,让深受创伤的部落得以喘息。既然是权术,就可以翻手为云,復手为雨。承不承认既有盟约是要看形势说话的,能不能掌握话语权靠的是实力。努尔哈赤的统一女真各部落的战争中,出兵的原因多次提到“背盟不娶”、“强娶某女”等。公元1618年(万历四十六年,天命三年)四月十三日,后金汗努尔哈赤以“七大恨”告天,誓师讨明。其中第四恨的内容为:“明越境以兵助叶赫,俾我已聘之女,改适蒙古。”与大明朝争夺天下的檄文也有违背婚盟的理由。这令人不由得想起希腊神话中的特洛伊战争,那场战争是以争夺世上最漂亮的女人海伦为起因,以阿伽门农及阿喀琉斯为首的希腊军队进攻以帕里斯及赫克托尔为首的特洛伊城的十年攻城战。为了一个女人打了十年。足见“女人是祸水”此言不虚!

真是这样吗?

后金讨明檄文中提到的叶赫同意嫁给努尔哈赤的女人乃叶赫贝勒布斋之女,此女姓名已不可考。因其从十四岁起就被聘给其他部落,都因为形势所变,反复毁盟背约,致其三十五岁也未能出嫁,遂称“北关老女”。“老女”长相如何没人知道,就算是貌若天仙那也是天生丽质,就该负担起两国交兵的责任吗?努尔哈赤利用“老女”,作为兴师攻明的一种借口,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当时即有明朝官员王雅量指出:“夫奴酋冶容之人,何求不得,而斤斤一三十五岁之老女?且夷俗何所不为,而未嫁之老女有何体面?所系不过留其不了之局,以兴问罪之名,乘间窃发,基图渐大,渐可蚕食,此奴之本志也!”可见“老女”之事就是借题发挥罢了。联姻既然是筹码,使用者要考虑的只能是计谋和手段,而不会想到筹码的命运如何。“老女”之父布斋贝勒在古勒山之战中被努尔哈赤所杀,叶赫索要其尸体时,努尔哈赤“剖其半归之”,实乃奇耻大辱!要“老女”嫁给杀父侮父的仇人,无论她心里怎样想,也只能听之任之。她从十四岁聘出,先后许嫁建州、哈达、乌拉、蒙古等部落,苦等二十年,也没有归宿,就像暴风雨中的一叶扁舟,忽尔被推上浪峰,忽尔被卷入海底,一个女人最好的青春年华就在这起落沉浮中被时光蚕食。也难怪蒙古贝勒介赛要娶她时,她曾以跳下城墙自杀相威胁,算是最激烈的一次反抗!然而,她的婚姻不可能由她自己做主,最后还是以三十五岁的高龄远嫁蒙古,七个月后就郁郁而死,连个姓名也没有留下,更不要说片言只语了。萋萋芳草就能掩埋她的全部愁苦哀怨吗?这样一个可怜的女人,却成为兴兵征讨的重要原因,实在是匪夷所思!被追封为清朝开国皇后的孟古嫁给努尔哈赤后,因贤淑贞孝,深得努尔哈赤的喜爱。特别是她生下皇太极以后,更是恩宠有加。恩爱的丈夫,可爱的儿子,锦衣玉食的生活,对一个女人来说,难道不该满足了吗?然而,这一切并没能消除孟古心中的块垒。她了解努尔哈赤的雄心壮志和超凡能力,深知建州铁骑踏平叶赫是迟早的事情。忧虑渐深,终成疾病,卧床不起。此时她最想见到娘家的人。谁知建州派人到叶赫说明情况,请叶赫派人来看孟古时,竟遭无情拒绝。这不仅令孟古心灰意冷,努尔哈赤也是气愤不已。孟古死时年仅29岁,她弥留之际,留下最后的遗愿是希望努尔哈赤剿灭叶赫时能善待她娘家之人。孟古死后,努尔哈赤竟然停棺七天不许发丧,足见他对孟古感情之深。然而,这并没有阻碍他对叶赫贵族痛下杀手。叶赫城破时,东城贝勒、皇太极的舅父金台石被围于禁城八角楼,他对皇太极说:“听到你说一句收养的善言,舅父我就下来。如果说不收养,要杀我怎么能下去呢?要死就死在家里。”皇太极的答复是:“舅父的生死只能听父皇的。”金台石宁死不降,举火自焚未死,被缢杀。西城贝勒布扬古虽然经大贝勒代善劝降后投降,也没逃过被杀的命运。可怜孟古这个善良的女人,连这点小小的愿望也没能实现。孟古毕竟已仙逝,身后之事她顾不上,而地位仅次于孟古和元妃佟佳氏的大妃、乌拉贝勒布占泰的侄女阿巴亥就不那么幸运了。努尔哈赤死时,有两个庶妃因无子女从殉。她们不可能改嫁他人,只能是死路一条。阿巴亥先后为努尔哈赤生下阿济格、多尔衮、多铎三个儿子,母以子贵,本不会从殉,却仍因为骨肉相殘,争权夺利,被残忍地杀死。阿巴亥嫁给努尔哈赤后,亲眼目睹他多次征伐自己的娘家乌拉,终将乌拉荡平,从地图上彻底抹去了这个部落。幸喜叔叔布占泰跑得快,才没成为努尔哈赤的刀下之鬼。即使阿巴亥心里仇深似海,表面上也不敢有半句怨言,还要笑脸相迎,服服帖帖地侍奉努尔哈赤。这样的女人何罪之有?

女真由荒蛮走向文明,自分裂趋于统一,这是历史的进步,应给予充分的肯定。努尔哈赤于公元1616年(万历四十四年)在赫图阿拉称汗,建立后金政权,完成了其政治生涯的重大转折。在这个过程中,女真民族英雄当然是立下了赫赫功勋,彪炳千秋,然而,那些默默无闻的女真贵族女性呢?她们算不上帼国英雄,也不可能做出惊天动地的伟业。不过,她们所付出的代价和牺牲,就应该被我们遗忘吗?


  评论这张
 
阅读(211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